国学大讲堂:从孔子到董仲舒

2014-02-11 14:33:03

中华民族的传统价值观是以儒家思想为主体的。这种价值观的形成和建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至少经过三四百年的历史。先秦诸子各自创立自家的经典,儒家有儒家的经典,墨家有墨家的经典。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历史使命,就是树立自家所倡导的价值观。诸子异说,百家争鸣,最后儒家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儒家之所以取得决定性的胜利,我认为主要是两条:一是儒家所倡导的价值观符合古代中国宗法社会的特点;二是儒家创立经典,所依托的是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从几千年的中国历史看,执政者要想提出一种价值观主张,若不以华夏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作依托,虽然暂时可以用强大的行政权力加以强制推行,但用不了多久,就像秋天的落叶一样,一阵风就可以把它吹走。
我们今天在这里讲的是,以儒家思想为主体的中华民族的传统价值观究竟是怎样形成和建立起来的。这里牵涉早期儒学的四个最主要的代表人物:孔子、孟子、荀子、董仲舒。他们的学术思想活动带有许多原创性,在中国思想史上创造了许多“第一”,其影响深远而巨大。这四个人的时间跨度达三四百年,在这三四百年当中,中国的历史发展既是波澜壮阔的,又是复杂曲折的。下面我们分别来讨论孔子、孟子、荀子、董仲舒对中华民族核心传统价值观的形成和建立所起的历史作用。
孔子:第一位私学教师
说到孔子,我们要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历史人物,他对中国文化作出了怎样的贡献。我综合前人的观点,再加上我自己的认识,提出如下几点看法:
中国第一位私学教师
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讲到孔子时以“孔子:第一教师”为标题,突出了孔子在中国教育史上的贡献。孔子的祖先是宋国贵族,是殷商王族微子的后人。到了孔子的曾祖父辈,因躲避政治迫害,迁居鲁国。父亲叔梁纥老年娶年轻女子颜征在为妻。孔子三岁时父亲去世,母亲抚养他长大成人。在穷困的家境中,孔子从少年时开始,艰苦力学,到了三十岁的时候,已经被人视为知识渊博的学者。西周时期的教育是“学在官府”,只有贵族子弟有受教育的资格,一般平民子弟没有受教育的机会。然而到了春秋时期,官学没落,学术下移,原来许多从事“王官之学”的人才流落民间,比如司马迁就曾说他的先祖世代作为周朝的史官,进入春秋时期以后,流散到各国。这种情况使得民间有了接受“王官之学”的机会。相传孔子曾问礼于老聃,问官于郯子,问乐于苌弘,学琴于师襄等。孔子学成“王官之学”,便首开私人讲学之风,“有教无类”,即不问出身,不分阶级,实施平民教育。所以说孔子是中国第一位私学的教师。
第一个建立中国道德哲学体系的人
孔子建立了一个以“仁”为最高理念的道德哲学体系,这个体系包含了孝、忠、恕、礼、义、智、勇、恭、宽、信、敏、惠等许多德目。统治者的责任是要通过教化的手段将其落实在社会共同体成员的身上,使之成为共同体成员的内在品德和人与人之间的道德规范,从而建立一种良好的社会秩序。儒家推崇和弘扬“道德”,认为道德教化是一种最为人性化和社会成本最小的社会管理方式。朱熹称“道德”为“规矩禁防”,道德有如堤防,当洪水不发时,堤防看似无用,且占用土地。可是若无堤防,一旦洪水肆虐,人们的生命和财产都将受到严重的威胁。道德的作用与此类似。“道德”平时看似一种束缚、一种令人生厌的说教。但一旦道德的堤防垮掉,就会人心蛊坏,物欲横流,互相侵害。而要重建道德堤防,非数十年不能奏功也。正因为孔子建构了这样一种道德思想体系,中国古代社会才能获得长时期的稳定与发展。
第一个以布衣身份批评权贵的人
以往一些学者多指责孔子维护旧秩序的负面价值,这种理解是片面的。其实孔子也有强烈的批判社会现实的一面。我们不妨来举例说明。《礼记·哀公问》记鲁哀公问于孔子说:今之君子为什么不能依照礼制行事,孔子回答说:“今之君子,好实无厌,淫德不倦,怠荒傲慢……”所谓“今之君子”即指当政的权贵们。正是这些当政的权贵首先破坏了礼制,造成当时的社会危机和意义危机。
更突出的例子当然要属孔子所做的《春秋》,这部书是孔子根据《鲁春秋》精心编纂的,其中暗寓褒贬之意,它称得上一部旷世未有的奇书。所以孔子说“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
孟子:将孔子奉为“教主”的人
任何学派的宗师,其地位之确立,除了其自身的非凡品格和造诣外,也还需要有影响力的后学不遗余力的弘扬。那些有影响力的后学,在弘道的过程中也同时在其学派史上刻下自己的名字,孟子正是这样一位有影响力的孔子后学。
第一个将孔子奉为“集大成”的“至圣”
春秋战国时期,管仲、墨子、荀子、韩非子等都曾被人称为“圣人”,但却没有什么有影响力的人站出来呼应,因而也就不被学界和社会所认可。孔子在当时曾被许多人称为“圣人”,他得到了当时具有影响力的人物的强力呼应,这个人就是孟子。在孟子看来,孔子不仅是“圣人”,而且是有史以来的“集大成”的“至圣”。孟子提出:“自有生民以来,未有孔子也。”就是说,自有人类就不曾有过孔子这样的“圣人”。孟子还说:“孔子,圣之时者也。孔子之谓集大成。”“乃所愿,则学孔子也。”可以说,他对孔子的评价已经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而后世称孔子为“大成至圣”、“万世师表”,其实不过概括孟子之意。我们虽然不认为儒学是宗教。但后世儒学确实起了类似宗教的作用,而孟子就是第一个将孔子奉为“教主”的人。
荀子:推崇“五经”的儒者
第一个提出五经备天地万物之道
荀子推崇五经,他说:“学恶乎始,恶乎终?曰:其数则始乎诵经,终乎读礼;其义则始乎为士,终乎为圣人……礼之敬文也,乐之中和也,《诗》《书》之博也,《春秋》之微也,在天地之间者毕矣。”他认为,学者从学为士到学为圣人,只学习五经就够用了。因为五经已经包含了天地之间的学问。所谓“在天地之间者毕矣”,“毕”是“尽”的意思,是说天地之间的学问尽在这里了。这是从学问方面说的。若从政治上说,也是一样,所以荀子又说:“圣人也者,道之管也。天下之道管是矣。百王之道一是矣。故诗书礼乐之道归是矣。《诗》言是其志也,《书》言是其事也,《礼》言是其行也,《乐》言是其和也。荀子第一次把儒家经典提到了承载万物之道的地位,这就为后世汉武帝、董仲舒“罢黜百家,表彰六经”的政策提供了理论的依据。
董仲舒:第一位促进儒学成为国教的人
大家都知道这样一个历史事件,汉武帝接受了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表章六经”,儒家经学从此确立为两千年君主专制时代的统治思想。如果我们相信,两个人的事件决定了两千年中国思想史的发展方向,那便是一种圣贤史观或英雄史观。
在我们看来,从孔子到孟子、荀子,再到董仲舒,这些思想家其实都只是一些标志性人物。他们的思想对其后的中国发生了长远的影响,这是我们比较容易看到的,而中国有史以来的文化传统对他们的思想形成的影响,我们却不容易看到。其实每一个民族都有它的文化性格,就像每一个人都有其性格一样。所不同的是,民族的文化性格较之个人的性格更为复杂而内涵丰富,更为难以改变。这其实也就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我们是谁?”而从孔子到孟子、荀子,再到董仲舒的思想发展,暗合了中国人(包括统治者,也包括芸芸众生)这样一种内心的声音:啊,这些圣贤所说的也正是我们想要的,是我们更愿意接受的。不能设想,没有这样广泛的文化心理基础,儒家经学会统治中国思想界两千年之久。
董仲舒是汉代春秋公羊学的最大的代表之一。春秋公羊学在儒家经学确立过程中能首先脱颖而出,在于它的义理性,而“大一统”思想是它众多义理中最重要的义理。这不仅因为它正好完全适合了汉代“大一统”政治的需要,从本质上说,它也暗合中华民族的文化心理。虽然从通常意义上说,中华民族的统一是从秦汉时期完成的。在思想家中,儒家的孔子、孟子、荀子,以及法家的商鞅、韩非等人都是主张统一的。但由于儒家主张“以德服人”的统一路线、法家主张“以力服人”的统一路线而分道扬镳。秦始皇实行法家路线完成了国家统一的历史大业。相比欧洲一些国家直到近代才实现统一,而中国早在两千年前就建立了“大一统”的国家,究其原因,是与中国文化向往统一的核心价值有直接关系的。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2016 博思创成技术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3969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3521号

一特马必中2019年